“学欠好理科,所以才读文科?”

  高中的时候所以文理分科的时候选择了文科。  家里所有的长辈听说我选择了文科以后几乎都会问我这么一个问题:。  高中的时候所以文理分科的时候选择了文科。
  家里所有的长辈听说我选择了文科以后几乎都会问我这么一个问题:
  “怎么就选了文科呢?以后找工作恐怕欠好找哦……”
  对文科的偏见好像不止一点点。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如果从历史上来看当年做官的都是文科生。粗看我国传统文化:四书五经加二十四史翻来覆去都逃不开文科类的范畴。
  司马相如原由歌功颂德的骈体文写得好就能被派去料理西南边疆;王安石官至宰相远近有名百官之首;欧阳修做过兵部尚书太子少师;就算是屡屡被贬的苏轼好歹也是一县县令有所地位。

  
  时间拉近到20世纪80年代那时候读大学几乎就等于读中文系原由在那个浪漫的年代无论文理工医所有人都在读诗歌整个大学就是一所大中文系。
  无论是文学界、知识界抑或思想界中文系的学者和学子在八十年代都能得风气之先。
  那时人文思想领域的重镇《上海文学》走出了阿城、王安忆、韩少功、王朔、张炜、苏童等一大批作家而这本杂志的评论家如周介人、李劼、吴亮、许子东、陈思和、殷国明、南帆等大半都出自中文系。

  
  一时间中文系风光无两成为众多学子追捧的热门专业。

  
  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对以理科为基础的实用学科需求的增添现在的文科生却常常被人看不起。
  在不少人带有偏见的认知里总觉得理科足够着数学思维极具科技感是富国强邦的利器;文科生就是写写东西死记硬背做文书工作。学习和工作难度不大专业门槛也不高。
  回望我们高中选择文理分科的时候班上的尖子生多数都选择了理科而只有少数尖子生选择了文科。

  很多成绩不太好的同学都退而求稳选择了文科认为文科难度稍低。
  “拿我们学校为例(省示范重点中学不说名字)在我经历选科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告诉我们如果有成绩专程好的学生选文科学校会采取强制措施(就是不让你选)。另外成绩还可以的老师也会不断找你谈话劝你留下。当时我选的是文科还有一个初中同学也是打算选择文科。然后我们两个不断被家长老师以及各种过来人劝诫理由五花八门但总归一个论调:文科班乱欠好找工作没出息。

  ”
  但是却很少人问你到底为什么读书?
  关于文科生的偏见得先从什么时候文理分科早先说起。
  现在教育部并别国要求中学必须分文理但在“新高考”早先实施之前却是有文理之分因此一升入高中学校就早先为分文理作准备高二就完全分为文理科泾渭分明。
  在人们普遍的观念里有这样一种认知:文科容易理科难原因是理科生想弥补文哲史知识比较容易但文科生想弥补理化生等知识就比较困难。

  
  其次人们容易用就业和收入来评价学科的价值。
  2017年互联网就业报告呈现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和物联网据有了高薪行业的鳌头而这些就业岗位大多分布于头部互联网公司并且在招聘时明确要求有有关专业背景。

  
<6%)。   但回顾这么多年来的高失业风险专业排行榜文科有头有尾是“一哥”。   结尾人们对文理科区别对待就像看待男女性别差异一样。   对文科的偏见中往往还隐含某种性别歧视。一般来说文科女生多理科男生多那么大众就形成一种印象——文科女性化理科男性化。      自然而然女生选择文科就无伤大雅大众对女性的社会期望值相对较低认为她们将来从事赢利少相对轻松的工作可以更顾家;而男生选择文科则多半会被家长或老师阻止一来认为男孩更有优势学习这样一种脑力活动比较多的学科二来认为学习理科将来步入社会就业选择会更广并且取得相对理想的薪酬待遇。   知乎上有一个这样的问题:   “文科生还是理科生转变了世界?”   “世界被转变的时候哪来的什么文科生和理科生的区别一个小孩子一天没抛弃掉这种‘文科生’‘理科生’‘学霸’‘学渣’的框框他就是一个孱弱鲁钝的小孩子。”   文科理科只是每个人根据个人长处而选择的不同方向本无高低之分。   大学里的文科专业和理科专业都各有社会价值在社会中各司其职。   虽然我们都处在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至上的时代人文教育是最不被看重的。   就业压力让每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现实什么专业最好找工作、最能赢利可能已经变成我们最坐视不救的问题。   有些理工特色的院校文科专业是处于被冷落的状态的得不到太多资源支持。   工作上文科生做不了太有技术壁垒的岗位而理科生则可以轻易踏入一些文科门槛不高的岗位。   这很现实也让不少真实具备文科天赋的人选择了一条自己并不喜欢的路。   但我自尊在飞速发展的当下人类发展离不开科技创新社会发展也离不开人文社科这终将是走向文理兼修的大时代。      那些曾经忧虑出路的文科生也会在社会中找到了自己合适的位置生根发芽成为栋梁之才。   与其折服在偏见和所谓的现实中不如苟且偷安本心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能否长成大树并不完全看在哪里莳植哪里萌芽种子本身也很首要。